2011年3月22日 星期二

一位快樂的美容師鼻咽癌7年回顧

回想去年三位醫師不是說沒事嗎?為何…,在面對這殘酷的事實之下,想起年幼的子女仍需要我的照顧,於是打起勇氣,接受醫師的建議,做了連續兩個月的放射治療....
現在的我是滿懷感激的心情(對和信醫院、教授及主治醫師),在和信及其他住家附近的醫院做癌症病人的義工,很快樂的分享,我從鄰近死亡的魔域走過來的抗癌經驗,給我所接觸的癌症病友,鼓勵他們也跟我一樣勇敢接受治療的挑戰,早日回到平安、快樂的日子。
文 / 無憂無慮

得到鼻咽癌已7年了,回想起來,真覺得人生事事皆辛苦。 以下是我的一些經歷及感想,整理出來與各位病友分享。

1992年 ,我是一位快樂的美容師,每天陪著老公及小孩過著幸福的日子,但或許是老天要給我難題吧!在年初的某一天,我到親戚家中聊天,話說到一半,突然從鼻孔中冒出了大量的鮮血,用了約一包半的衛生紙才止住了它。隨後趕緊到附近的耳鼻喉科診所檢查,結果那位醫師說我是鼻骨歪曲,鼻血管爆裂所致,事後並介紹我到某家大醫院再去會診。 我立刻安排時間再去檢查,結果答案大致相同,是鼻骨歪曲,鼻血管爆裂。 當時想這下該沒問題了吧!又可與平常一樣過日子。 隔了不久,與妹妹聊天說起這件事,妹妹說她有一位客戶是某大醫院耳鼻喉科的科主任,她很強烈地建議我再去看看他。 於是我再安排時間去見這位主任級的醫師,診斷結果答案還是與前兩位醫師一樣,於是心中偶然會擔憂的石頭,終於放下了。

1993年 ,
在年初的某一個星期中,在我低著頭幫小女兒洗澡時,連續流了二次鼻血,心中的陰影又再次的浮現。 不久,就被某大醫院的耳鼻喉科醫師宣佈為鼻咽癌(Nasopharyngeal Carcinoma, NPC)患者。 當時內心所感受的痛苦真是無法形容,回想去年三位醫師不是說沒事嗎?為何…,在面對這殘酷的事實之下,想起年幼的子女仍需要我的照顧,於是打起勇氣,接受醫師的建議,做了連續兩個月的放射治療,這段期間的痛苦,我想病友都會了解,就不用多說了。

1994年 ,
在某些因緣的促成下,我轉到「和信治癌中心醫院」(當時稱為「孫逸仙醫院」)繼續做治療後的追蹤工作,我對「和信治癌中心醫院」的感覺如下:
一、 我遇到一位非常和藹的教授及很認真又可親的主治醫師。
二、 醫院採團隊共同整合的治療方式。
三、 每次固定的追蹤檢查,做得很徹底且細心。
在幾次重複的核磁共振(MRI)後,我的主治醫師終於很嚴肅地告訴我,腫瘤轉移復發的壞消息。 在此時,我相信平常一般的病友或許會非常的恐慌及害怕吧!但此刻的我可是大不同的,因為我相信和信醫院會給我最好的治療與照顧,反而使我的心情異常的平靜。 懷著既來之即安之,水來土淹的勇氣,再次迎接第二次的挑戰,我只知道和信醫院的醫療團隊,開過多次的會議,很傷腦筋地去思考,要如何給我做最合適的治療。 結果是:
先做化療住院五天,同時做放射治療一個月,再做化療住院五天。

2000年 ,
罹患鼻咽癌已7年過去了,現在的我是滿懷感激的心情(對和信醫院、教授及主治醫師),在和信及其他住家附近的醫院做癌症病人的義工,很快樂的分享,我從鄰近死亡的魔域走過來的抗癌經驗,給我所接觸的癌症病友,鼓勵他們也跟我一樣勇敢接受治療的挑戰,早日回到平安、快樂的日子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