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3月22日星期二

「黑甜仔菜」張媽媽

今天張媽媽為大家煮了一鍋很好吃的野菜粥。她說,這野菜叫「黑甜仔」,是一種長在玉米田裡的小野菜,果實小小黑黑的,有甜味,因此得名。採摘「黑甜仔」的葉子只取細嫩的小葉,張媽媽說這野菜生命力很強,到處都有....
張媽媽在「精英宿舍」非常有人緣,並且得到病友的敬重。有病友情緒不佳,家屬會請張媽媽到他們的住房,為病友開導,並且現身說法,跟他們說明她做放射治療及其他療程的親身體驗。病人聽過張媽媽的親切解說,都能很快地得到安慰,並且獲得勇氣面對治療。
「打電話叫鄭顧問上來吃飯。」
張媽媽正在向和信治癌中心醫院的「精英宿舍」管理員詹媽媽示意時,我已經聞香上樓了。
小圓桌上堆滿了各色佳餚,有道地的台南肉粳細麵、有紅燒土托魚、有炒青菜、有水餃、有肉粽、炒麵,還有切好的水梨。
「備膳房只有一個插座,一個爐子,我煮一餐飯要花一兩個鐘頭。最後一道菜上桌,前幾道菜都冷了。」儘管如此,張媽媽還是笑咪咪地招呼著身旁的病友一起吃飯,大伙兒不分彼此,紛紛稱讚這個菜好吃,那個菜道地。
現身說法開導病友贏得敬重
張媽媽名叫王金蓮,嘉義朴子人,家住在台南,她是一位乳癌病人。張媽媽自從去年十月發現罹癌之後,在和信醫院先做化療,再接受手術。最近她又來院接受放射治療,為免舟車之苦,她就住在和信醫院專為遠道病人及家屬安排的「精英宿舍」。
「我住在這裡好享受哦!不必做家事,也不必擔心生意。想吃什麼就去買什麼吃,宿舍全天空調,非常舒適。我在宿舍結交很多癌症病友,大家同病相憐,很快就能打成一片,成為好朋友。」張媽媽說道。
精英宿舍與和信醫院只有一箭之遙,那是醫院為了方便遠道而來的病人住宿,向鄰居精英電腦公司租用的。宿舍的收費非常便宜,有300元一宿的;有500元一宿的,也有供家屬與病人合住的雙人套房,一宿1500元。宿舍的衛生做得跟醫院一樣好,一天三班的管理人員也都非常盡職親切。
張媽媽在「精英宿舍」非常有人緣,並且得到病友的敬重。有病友情緒不佳,家屬會請張媽媽到他們的住房,為病友開導,並且現身說法,跟他們說明她做放射治療及其他療程的親身體驗。病人聽過張媽媽的親切解說,都能很快地得到安慰,並且獲得勇氣面對治療。
她的病友回醫院開刀,會央求她說︰「你要來醫院看我哦!」今天早上張媽媽煮了高麗菜粥,幫這位病友送去,進了病房沒看到人,張媽媽到處找她,又回病房才知道剛剛病人在廁所。就這樣一聊就是一兩個鐘頭。
她是一個可以「促使事情發生的人」
「我從十四歲就在家附近的寺裡,幫忙切菜煮飯給香客吃。進廚房好像就是我的命,我煮了一輩子飯給家裡所有的人吃。」 張太太是那一種可以「促使事情發生的人」(those who make things happen)。她說,她在嘉義朴子賣養樂多、賣布丁、賣中華豆腐及豆花是出了名的。本來賣餐廳飲料的市場已經飽合了,但是她憑藉著毅力,每天到各個傳統市場為每一個攤位送貨,中午再把沒賣完的收回來。張媽媽曾經在基隆瑞濱賣過魯肉飯,有一天賣了八萬元的驚人記錄。
「我還到建築工地去賣過飲料,遇到流滿身汗水的工人,我會對他們說,你們很認真工作,實在了不起。他們聽了好像就得到很大的安慰。」由於張媽媽的勤快與廣結善緣。慢慢地,她就做出成績來,連南山人壽的主任都特地登門前來請教她,是怎樣奇蹟似地開拓了市場的。
張太太說︰「我做生意非常認真,比如說,我正在吃飯,有人打電話要我送一箱養樂多,我會立刻放下筷子,騎摩托車送貨出去。」她認為做事成功的秘訣只有「認真」二字。
要找就找最好的 於是來到和信
張媽媽雖然做事認真利落,但是對於自己身體的毛病卻從來不那麼注意。她說︰「去年大約七、八月,我開始發現自己的乳房有腫塊。我一方面比較害羞,一方面健康常識不足,原先以為這個現象跟以前生小孩時脹乳很像,就去抓一些民間流行的草藥吃;後來又聽說有一種偏方可以消腫,一小瓶要600多元,吃了好幾瓶也都沒效。有一天,媳婦來看我,我拉她到一旁,要她觸摸我的乳房,看看是什麼問題,媳婦一觸,嚇了一大跳,當時我的乳房腫瘤已經很明顯了。」
張媽媽說道︰「原先,我想在台南大醫院尋醫治療,不過,我要找的醫生,當時正好忙著幫人助選,請假不在。我女兒跟女婿立刻上網幫我找資料,他們說,要找就找最好的,於是,我隔天就到和信治癌中心醫院乳房外科門診,第一位為我看診的醫師是外科楊承恩醫師。」
送烏魚子給醫師好意被婉拒
經過密集的檢查之後,她說︰「楊醫師當著我和女兒的面前,毫無保留地就告訴我們,我的確罹患了乳癌。我女兒嚇了一跳,以為我會禁不起打擊,但是我倒十分鎮定。」和信醫院一直認為誠實地對病人告知病情是很重要的,也許一開始很難接受,但是病人有權利知道自己的病情,並且瞭解醫院對他所做的治療的每一步驟。張媽媽說,她從小就在佛寺效勞打雜,已經看慣生死,她覺得該來的就讓它來吧!一直到現在,她都是勇敢地去面對,全力配合醫師的治療。張太太經過三次的化療,才做乳房手術。
除了她自己豁達的性格之外,和信醫院的醫護人員對她的鼓勵和照顧,也是她不敢忘記的。
「楊承恩醫師把我當做親人一樣,說話輕聲細語,態度很溫和有禮,他幫我做了很成功的手術,我心裡非常感謝,不知如何回報。於是我就請家人就近買了烏魚子帶來送給他,聊表心意。哪知烏魚子送到楊醫師的面前,他的臉紅到耳根,一直說謝謝,但是他不能接受。推推拉拉之後,我只好再把烏魚子拎回自己吃。」
和信醫院的護士是觀世音菩薩派來的
張媽媽還特別提到方惟則、蔡玉真醫師及陳純純、張敏娟兩位護理人員。就張媽媽以前到其它醫院就醫的經驗,和信醫院的護理人員對待病人的愛心和耐心簡直讓她無法想像。
「過去我到其它醫院看病,醫生連看都沒看我一眼,矇著頭猛寫,或一直打電腦,不到三分鐘就被叫出門了,我是男是女恐怕他都不知道。」
張媽媽說︰「和信醫院的醫師看病大大不同。還沒看到醫師,護士問的問題之詳細,已經讓我再也擠不出一句話了。醫師一進來,又是一連串的問我的病情,我實在很難想像這樣看病怎麼『划算』。好不容易醫師問完了,接著護士又來跟我解釋說,醫師開了什麼處方,今後要注意什麼事,以後要怎麼做治療。我能想到的,她都先替我想到了,我沒想到的,她也都先幫我考慮到了。她們講話都是那麼親切有禮貌,跟自己的女兒一樣,我常問醫師,你們是去哪裡找來這樣好心的護士,提著燈籠都找不到這樣好的人。我有什麼事,只要去找陳純純、張敏娟,她們一定會笑咪咪地,一樣一樣幫我辦好。」
來過和信再到別家醫院一定無法適應
在「精英宿舍」借宿的其他病友,也都對和信醫院的護士讚不絕口,他們都認為這些好心的小姐要不是受過什麼嚴格的訓練,就是觀世音菩薩派來的。另一位陪著罹患胃癌的先生,也一起住在「精英宿舍」的張太太說︰「我不敢想像我們如果到別的醫院會多麼不習慣,因為我們已經在和信醫院受到這麼好、這麼有教養的人耐心地照顧,到別家醫院一定無法適應。」她說,和信醫院為了方便病人住宿,設了「精英宿舍」實在太好了,管理好、清潔好,非常安全,價錢公道,只是房間不太多,恐怕有人住不進來。
我偶爾會想,我一定做什麼壞事
癌症病人難免也有情緒低潮的時候,「我發現,女性癌症病人好像都很堅強,男性癌症病人比較脆弱。宿舍的一位鼻咽癌女病友,沒有親人在身旁,每天準備食物,從鼻管餵食自己,而且還非常開朗。男性癌症病友好像就沒那麼勇敢,他們有的會變得像嬰兒一樣,什麼事都要別人服務。」這大概是社會對男性在養家責任上的要求較高,一旦男性罹癌,受到的打擊不只是對生命的惶恐,更有著對家庭未來的憂慮。
不過,即使像張太太這麼堅強的人也有時候會這樣認為︰「我偶爾會想,我一定做什麼壞事,才會得了癌症。」
精英宿舍的大廳經常有很多病人圍在一起看電視聊天,他們聽到張太太發出這樣的「驚人之語」都湊過來寬慰她︰
「妳怎麼會這樣亂想呢?」
「妳每天煮這麼多好吃的菜給大家吃,幫大家服務,打死我都不相信妳哪有做什麼壞事。」
張太太有點不好意思︰「我不是說這輩子啦!這輩子我做牛做馬,什麼苦都肯吃,是沒做壞事。我說的是上輩子。」
生命中的每一刻都是世世功德積來的
我看事態嚴重,上輩子的事誰也拿不準,但是癌症病人確實難免會有這樣的厭世之念。於是我趕緊找來佛祖釋迦牟尼來為大家開示。
「我們這輩子能投胎來做人,各位知道機會有多大嗎?」我連忙提出問題來,大家聽了面面相覤。
「根據佛祖的說法,一個生命會投胎做人,它的機會大約是我們將手伸入淡海海灘,然後將沙抖開,那留在指甲縫上的那一顆沙才配來做人。」因此,可以投胎做人的,上一輩子、上數十輩子,不知要做多少好事才能有今天大家的相逢。包括大壞蛋陳進興以前都是大大的好人。因此,我們應該珍惜今生今世,生命中的每一刻都是世世功德積來的,千萬不可浪費。
「可是,做人也滿苦的,有時候我覺得做雞、鴨、狗、貓等牲畜,還比較清閒。」
「你不覺得做人可以改變事情的能力大多了嗎?」我說︰「你看過雞、鴨、狗、貓到處去旅行嗎?牠們連過一個街口都是很冒險的事。做人自由多了,可以實現的願望更多,還可以幫助別人。」
這樣的談話,在「精英宿舍」經常可以聽到。
濟公活佛說,我還要煮菜給很多人吃
今天是禮拜天,我決定把在「精英」與病友的交往的故事寫下來。宿舍管理員又來電話了︰「鄭顧問,阿桑要你來吃稀飯。」
今天張媽媽為大家煮了一鍋很好吃的野菜粥。她說,這野菜叫「黑甜仔」,是一種長在玉米田裡的小野菜,果實小小黑黑的,有甜味,因此得名。採摘「黑甜仔」的葉子只取細嫩的小葉。張媽媽說這野菜生命力很強,哪裡都可以長,和信醫院附近的荒地也有。野菜粥的作法是先用麻油爆薑片,放入白米和水煮粥,粥熟了再下「黑甜仔」即可。此粥有點苦味,入口回甘,真是人間美味。
「玉井水裡有一廟,廟裡的濟公活佛說,我還要煮菜給很多人吃,沒那麼容易放我走。」張媽媽就像「黑甜仔」野菜那麼堅強而有生命力,她再過兩天就要回台南了,病友們一方面祝福她,一方面對她依依不捨,他們都要張媽媽留下手機號碼,萬一自己的親人心情不好,不願接受治療,他們會打電話向張媽媽求援,無論張媽媽人在哪裡,希望她能在電話中寬慰他們的親人。
「我也還真的很捨不得離開這裡呢!這裡有很多朋友,他們好像也很需要我。」張媽媽這麼說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